Harinstur

明天你好
我希望不醒

孔克南太可爱了
目前漫画在补
基本设定来自于bvs,mos jl以及一众动画电影

又是魔法师。


“这不应该是黑暗正义联盟负责的吗……”


闪电侠累的吐槽都懒得,而因为缉捕阿卡姆病人姗姗来迟的蝙蝠侠刚下战机就被装死的魔法师施法。


“B!”


“我诅咒你!时间的裂缝会撕裂你——”


虽然绿灯侠当机立断敲晕魔法师阻断了咒语,但是似乎还是生效了。


一阵风沙过去,蝙蝠侠什么事都没有。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他们看到蝙蝠侠迷茫的眼神。


绝对起作用了啊啊啊!


“超人?”


他们听到蝙蝠侠这么问。


这可问题大了去了。


……


王柏喜本来在和孔克南查账本。


当然,不是财账,是生死簿。


布鲁斯韦恩的死因有蹊跷,但是地狱又没有他的灵魂,正义联盟拜托他们来地府查查。


比起漫无目的的找,这种方法显然好多了。


裂缝出现在背后,孔克南以为是阎王回来了也没多加留意,直到他意识到很久没了声音。


“老王?”


布鲁斯观察着附近。


前面披着黑色披风的又是一个氪星人?


孔克南叹口气,扔下生死簿拖着王柏喜飞出了阎罗殿。


去找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二位大哥,老王他怎么了?”


状似威严的牛头马面相视一眼。


“这你得去找黑白无常。”


欧门打来电话,孔克南不得不先带着发生意外的王柏喜回到现世。


布鲁斯在心里下了个定义。


刚刚是幻术,或者魔法。


……


王柏喜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


哈,蝙蝠侠,他们就是来找他的。


这一次的战后正义联盟没给记者发出疑问的机会,集体回了瞭望塔。


“所以说,正义联盟?这可真有趣。”


没戴头罩的蝙蝠侠可以说是行走荷尔蒙,虽然他戴着的时候也是。


“你是谁?”


神奇女侠拿着真言套索套着他。


“王柏喜,之前在地府查账来着。”


他没说假话,不是吗?


在审讯室外的其他成员炸开了锅。


“地府是什么?”


“不知道。”


“中国人心中类似我们这里地狱的地方。”


绿灯侠用戒指查了查。


“所以说确实有地府?”


“地狱不也确实存在。”


超人站在神奇女侠旁边。


“你来自哪里?”


“这手劲可比黛蓝大多了……我来自上海,某个集团的执行总裁,因为我搭档捅了个篓子被地府征用找丢失魂体,好吧。”


真言套索之下没有假话。


“也许你们的蝙蝠侠在我那边,不是说这里的中国,是另一个宇宙。”


……


“电击?”


欧门博士最近正好在研究人体应激反应。


“算了吧……还不知道到底是谁上了老王的身,万一你把老王电死了怎么办。”


“他醒了。”


这是克拉克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


左脸仿佛被火燎过。


怎么——了?


他试图起来,但是一动浑身就止不住的痛。


“别动。”


克拉克乖乖躺了回去。


痛——


“啊……”


“我没允许你说话,沃克。”


语气似乎透着一点愤怒。


站在旁边的一个黑人女人说。


沃克是谁?


克拉克只能睁着右眼看着头顶上的灯。


他浑身无力,而且左眼眶了空荡荡的,像是——


没了眼球。


哪怕只是呼吸也会牵扯到骨头和肌肉发疼,刚刚那几个简单的动作带来的痛到现在都没有平复。


他怎么会这样?


“感谢我吧,要不是我在找到亨特之后又派了一队人去确认你的死活,你现在就在悬崖下喂鹰了。”


亨特。


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那个女人似乎看出了克拉克的疑惑。


“伊森·亨特,你可别说你失忆了。”


伊森——


他想起来了。


路易斯最近说要去看电影,那电影的主角名字正是伊森·亨特。


但是沃克有在演员表中吗?


《碟中谍五:神秘国度》


“克鲁斯……”


克拉克感觉有针头扎进脖子,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又晕了过去。


“查查他说的克鲁斯。”


“是的,长官。


“没有任何可疑信息,长官,我查了名字姓名。”


“再把他弄醒。”


克拉克又醒了过来 。


“嘶——”


几乎是气音,那打进身体的东西太痛了。


他是超人,不代表他真的对这种程度的疼痛没有反应,更何况现在他的超能力似乎不见了。


这里没有任何自然光源,天花板上的灯是唯一的光源。


[孤独堡垒的程序出了点问题,它把你送到平行宇宙了]


克拉克突然瞪大眼睛。


这是乔的声音。


平行宇宙。


这自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他看到什么了?”


“不清楚,周围没有变化。”


“「我怎么才能回去?」”


“他在说什么?!”


几个下属交谈了一会。


“我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语言,长官。”


[亨特是关键,他身上有好几个平行宇宙的信号,或者他的队友班吉]


“get it。”


“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有人拿枪指着他。


“Do not you know?”


父亲是用电磁波和他交流的?


但是声音确实是听到的。


[你的超能力没有消失,让自己晒到太阳,就可以恢复]


“「可是我现在根本出不去」”


[就算你现在是罪大恶极的罪犯,他们也迟早会把你押送走,记住,重拾超能力后千万控制住,不论他们对你做了什么都不能动手。我把有关他的信息给你]


看看他干了什么。


两颗核弹,差点杀死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


无政府主义,无信仰的疯子。


这太超过了。


克拉克忍不住想,如果他没有遇到乔纳森和玛莎,而是被其他什么人养大,会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


披着人皮的恶魔。


……


似乎是认为在手术台上不但问不出什么东西,而且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唯一知情人死去,索拉让他们专心治疗沃克。


直到三个月后确认脱离危险他就被人押送到了审讯室。


从地道中。


克拉克简直要为CIA这安保程度跪下了。


欲哭无泪。


他全程就没有解除过束缚。


简直头疼死了。


不该这样的,他有些自卑的想。


都是他的错。


如果没有他,拉娜将一直天真无邪,不会变成那副势力的丑恶模样,莱克斯也不会和他父亲交恶到那种地步。


小镇上也不会死那么多人,更不会有那么多的超能力罪犯。


全都是他。


……


莱克斯发现那群人找上门了。


那群一直致力于毁灭所有超自然存在的团体。


为了保证克拉克的安全,莱克斯不得不将克拉克送去别的宇宙。


倒不是莱克斯搞不定他们,但是他的克拉克不像他去过的其他宇宙的超人,他没有超级力量,和超级身体,每次战斗都是九死一生的危机,于是他逼着克拉克学搏击术跆拳道武术……


甚至要不是氪星科技和他的帮助克拉克已经因为热视线成了盲人了。


已经是了。


他曾经问过克拉克他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黑白两色,一切都是线条的拼接,克拉克能从另一个“边缘”看到每一条线的起始与终点,简单来说,他能看到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却不能看到现在,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避开所有的线,因为即使只是轻微的触碰也会改变他们的命运。


但是莱克斯依旧认为他的克拉克是最好的。


独一无二。


等我解决他们,克拉克就将被他加冕。


他会让世界接受克拉克的。


或者说,卡尔。


卡尔睁开眼睛。


他醒来在一个喧闹的地方。


那么多人的想法简直要在他的大脑里跳迪斯科。


他四处摸索想要找到自己的断感器。


停下!


不要再说了!


克拉克还没有找到断感器,越来越大的声音和眼前线的抖动已经让他承受不了。


他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碰到了线。


他小心翼翼的抽出手,几乎惶恐地注视着那线的颤动。


他双手摁着太阳穴,有人散发出恶意。


竖直的黑线在一众红线中格外显眼。


布鲁斯——


有只手拨开他的手,把断感器贴到他的太阳穴上。


“……莱克斯?”


“我哥有事让我来辅助你。”


“是卢卡斯?”


“嗯。”


“谢谢你。”


……不用谢。


卢卡斯没有说出来。


他知道克拉克能听到。


但是情况的紧急不允许他们唠嗑了。


他们从另一边的门离开,下一秒蝙蝠侠就闯了进来,他在追一个走私毒品的人。


他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的人。


“阿福,调一下这里的监控。”


“well,有电磁信号干扰了监控……好了—哇哦。”


“怎么了?”


“我想,这个人的死亡是超人造成的。”


“那个外星人!”


超人已经很久没有踪迹,连他的卫星都没有监测到,没想到会在哥谭出现。


那个该死的外星人拆了他的大楼,杀了他的员工还毁了他的卫星——


他有什么理由不恨他?


他有什么理由不报仇?


克拉克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看向蝙蝠侠所在的方向。


“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的幻觉。”


蝙蝠侠对他的恶意简直浓的能溢出来。


这不正常。


“对了,告诉你件事,我哥最近在研究什么量子穿梭器,布鲁斯过来帮了个倒忙,我们两个被牵连到就——”


“所以——这是平行时空?”


“可能是,毕竟我不认为布鲁斯的脸有那么——”


大。


“什么?”


之前脑洞+1

Bruce躺在浴缸里,舒服地喟叹一声。


赞美阿福,他居然能联系上我还能给我隔空送来衣服。


“谢谢您的夸赞Bruce老爷,不过您该上床睡觉了,这里的哥谭并不需要您的夜巡。”


“可是我们这边的小丑也在这,我得看着他。”


“您是无聊了,明天你可以去尝试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但是现在,您得睡觉。”


Bruce不说话,自顾自把头埋进枕头。


他反抗不了阿福,总是。


好久没这么舒服的睡一觉了,他想。


Bruce不过刚闭上眼睛,轰鸣声便冲进他的耳朵。


是小丑。


Bruce一秒钟就确定了。


看看外面那大大的小丑涂装飞机。


看作风还是他那边的那个。


“阿福——”


“不行,老爷。”


“pu——Siri,挂掉电话。”


Bruce已经在穿衣服了。


不是蝙蝠装。


“抱歉sir您无权挂掉阿尔弗雷德先生的电话。”


“那就开着好了。”


Bruce扣上腰带,从窗台跳下去。


这下他该怎么办?


跟小丑说回去?


果然还是打一架吧。


用钩抓枪抓住房顶不至于让自己摔死,布鲁斯又拿出另一把钩爪枪,勾起了小丑。


巨大的聚光灯只照到风衣的一角。


……


“没有用的蝙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什么意思!”


“我这次可不是一个人哦~你赶不上了,哈哈哈,哈哈哈!”


布鲁斯铁青着脸通知阿福。


“阿福,小丑还有同伙。”


明明阿卡姆的监控中只少了小丑一人。


“是的老爷,不过他已经……在阿卡姆了。”


“什么?”


“有一位先生和小丑有说有笑地进了阿卡姆疯人院。”


然后小丑十分乖顺地进了牢房。


布鲁西开着蝙蝠车前往阿卡姆疯人院,顺便问阿尔弗雷德那人的长相。


“他对阿卡姆非常熟悉,除了大门的监控拍到了他的背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甚至不能确定他是否还在阿卡姆。”


阿卡姆后勤人员?


但是他是如何让小丑乖乖回来的?


布鲁斯皱眉,他根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推理。


他开着蝙蝠车,猛然看到路边的人影。


是监控上和小丑一起的人。


布鲁斯调转车头,正好看见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不过很快就低下眼睫。


“看起来有那么——胖。”


他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吐槽嘛。”


声音比他刻意用变声器压低的还低。


低沉沙哑。


“那么再见,Dark Knight,如果你没有问题的话。”


他明明一个字都没说。


“小丑为什么听你的?”


“如果你和一个人斗了七十八年,不对七十九,八十年,并且有一群坑队友的队友长达六十年,你也会明白的。”


什么意思???


“不懂是不是,懂了那就可怕了。”


那人身影一晃,就那么平白无故地没了踪影。


“阿尔弗,监控有显示吗?”


“完全没有,包括您刚才与他对话时。”


……


Bruce:刺激.JPG。


“太好玩了!我爱这个!”


“sir,我不认为拿如此敏感的话题逗一位韦恩先生很好。”


“世界第一侦探?他又猜不到。”


“那可不一定。”


“你是说监听器?这个小玩意还挺有意思的。”









part3


阿尔弗雷德看到布鲁斯一个人回到蝙蝠洞,表情有些奇怪。


“怎么了?”


“我以为您会把另一位韦恩少爷带回来。”


哦,那表情是遗憾。


布鲁斯不明所以。


“另一位韦恩……?”


“就是今晚与您对话的那位。”


“难道我还有个兄弟?我爸还有私生子!?”


“您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托马斯老爷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那他是?”


“他就是您,布鲁斯少爷。”


“哈喽?”


“我是这里的阿尔弗雷德,另一个世界的Bruce老爷,您那边的阿福已经和我沟通过了,他和我都希望您能住到韦恩庄园来。”


“em?”


Bruce发出一声鼻音。


“去吧,老爷。”


“给我十分钟。”


“好的,我们正——”在您的酒店楼底下。


电话被挂断了。


Bruce穿上外套,荡出了房间。


十分钟就能到。


“你们不在家?”


“您到了?!”


“是的,你们的蝙蝠洞呢?”


“大宅里有个入口。”


“那么希望你们早点回来。”


不然你们的蝙蝠洞可能就惨了。


当布鲁斯开着车回到蝙蝠洞后,他看着面前的洞,或者说窟窿更形象一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得不说,你的装备……嗯——有点不怎么好用。”


Bruce晃晃手中的遥控器。


“那你这半个小时就造出来的东西能用?”


“当然,puter。”


“我不认为私自拆了另一位韦恩老爷的蝙蝠洞是个好主意。”


“阿福——”


“不行,老爷,你就算是把您那塑料耳朵揪下来也没用。”


“那才不是塑料的,阿福!”


“事实上,不管是什么材质的,在超人先生看来都一样。除了氪石。”


“我还塑胶小卷毛呢。”


“嗨Daddy~”


“迪克,在家有好好吃饭没?”


“当然有,阿福今天做了派,火鸡——对了爸爸今天是感恩节你不回来吗?”


“……阿福。”


阿福耸了耸肩。


“老爷,谁叫您教唆迪克少爷去偷传送仪的,现在你只能自己想办法啦。或许您和小丑谈谈,说不定能回来呐。”


“绝不!”


Bruce挂掉电话,无奈地看着进入管制模式的手机。


“so what?”


布鲁斯抱臂看着他。


“nope,只是没事做,你家里居然没有吉他。”


“阿尔弗雷德难道没有教你礼貌吗?”


“当然有,但是我不认为我需要对你礼貌,看来是2016年的。”


“现在确实是2016年,另一位少爷。”


“少爷?原来你还没有结婚?”


“我不可能让另一个不相干的人卷进来。”


“芭芭拉,克拉克,瑟琳娜,塔利亚任何一个你都不认识?”


“谁?”


“come on!你难道当年没有周游世界吗?”


“只是环游欧洲。”


“怪不得……你这个人天天宅家里真不怕闷死,没老婆真是对自己身份看重过头了。”


基本一样

“这位女士,你冷静点。”

“冷静?你不认识我了,花花公子?”

他都不认识这位女士,何仇何怨?

“你不记得了,哈?你这种人活着简直就是浪费空气!”

她刚要说出个名字来,孔克南从后面给她后颈来了一下。

“唠唠叨叨,哦对了,这货是个吸引注意力的,前面驾驶室有人在威胁机长,我已经搞定了。”

动乱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分钟,就归于平静。

安全降落。

“这事可能要上报纸的,二位。”

克拉克扶额。

“为什么?”

孔克南不明白,以前这在中国很常见,只是因为禁枪所以程度远比这小罢了,基本上起来个人解决就没事了。

“那可是个潜逃在外的犯罪团伙。”

“???”

很严重吗?

“没事,到时候直接拿联合授权。”

孔克南感到懵逼。

联合授权——

“用不到吧……联合授权要是用了的话下一张得明年才下发呀。”

“不光拿来做这个。”

王柏喜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其余的乘客也没敢看他们的,再说了也听不懂中文。

……

布鲁斯在接到阿尔弗雷德的通知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他看着监控中身手利落的孔克南皱起了眉。

这很难让他不想到刺客联盟。

而且另一个人他很难忽视。

太像了。

布鲁斯立刻着手调查他们的身份,档案库里却意外的什么都没有,除了有记录那个少年是一个月前出现在星球日报的。

一个体育版记者,克拉克肯特带来的。

不过看身份,是个中国人。

他们住的公寓紧挨着警察局。

好在不算太傻。

……

王柏喜抱着电脑下了飞机。

“好了,联合授权委任书已经发给联合国了,即刻生效。”

“内容为约法三章式,辐射范围整个美国,集中在哥谭和大都会。”

怪不得。

三条足够了。

“首先,新泽西州开放死刑,第二三条内容还没想好,以上,好了准备考试。”

孔克南还以为能逃过一劫。

“你要是不想上大学了,我也没办法,但是欧门博士会怎么样——我可不知道。”

王柏喜边走边从从背的包里拿出密封袋,孔克南耷拉着脑袋迎接死亡。

他们走到机场旁边的咖啡馆,王柏喜点了杯咖啡,和克拉克坐在一边一动不动盯着孔克南。

“鉴于情况特殊,准许先考听力。”

王柏喜连接上耳机,开始播放录音。

这可算是幅奇景。

王柏喜看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更何况长相与哥谭白骑士布鲁斯韦恩有七分相似,正好八卦小报最近挖不倒突然消停的布鲁西宝贝的八卦。

王柏喜打开了电子设备干扰。

联谊

看着克南那个世界的设定好像是n52

私设超人复活后共事过好几次

然而他们穿的是bvs










他们明珠塔日常监控蟹壳。

孔克南突然惊叫出声。

“感谢佛祖感谢老子感谢菩萨……总之谢谢各路神佛让我英语过了啊!”

孔克南在网上看到自己的英语成绩之后说。

王柏喜在一旁扶额。

不过是个B,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

“孔克南!”

孔克南听到叫声,向上飞到了顶端,欧门博士在叫他。

“怎么啦博士?”

“你这次英语只考了个B?”

欧门眼刀剽他。

“呃,怎么了吗?”

“王柏喜,你认为呢?”

谁都听出来欧门博士话语中暗含怒气。

“……事实上,不怎么样,我觉得有必要补习。”

“啊?!”

“正好他学校有个美国游学。”

“那就报上吧。”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就把孔克南的暑假给削没了。

“不要呀……”

孔克南根本不敢有异议。

……

布鲁斯最近一直在研究全球信号发射,但是他遇到了个大问题。

中国的根本黑不进去。

他们的移动和联通简直就是黑洞。

他的手机收到了条信息。

有重大嫌疑的王柏喜要来美国。

自强部有可能是真的。

……

“签证下来了?”

“嗯,你之前去的日本英国帮了不少忙,欧门博士留守基地,黛蓝去雷峰塔探亲,你爸爸大概我们回来就能醒了。”

这么看来好事还是有的。

孔克南回家着手收拾东西,后天的飞机。

而王柏喜今天晚上打算再尝试一下。

让他的妹妹回来。

“如果你不能说服她,你只能亲手杀了她。”

王柏喜理解,自从当年踏入“哥谭训练场”,他就知道了。

妹妹就是妹妹,但是她变了。

王柏喜理好头发,戴上面罩。

该死,该换个发型了。

垂下来的刘海几乎挡住了视线。

第二天他们各忙各的,欧门博士虽然嘴上说着一切为了国家,但还是“适当的”表达了自己的关心。

比如说一通电话打到了克拉克手机上。

但要是料到飞机出了问题,欧门就不会打这电话了。

这才不过起飞半个小时,突然就起了颠簸,整个飞机都翻了过来,孔克南还好说,飘起来就没事了,反倒苦了王柏喜。

他个胖子卡在座位上倒吊着,脑充血的感觉简直不要更好。

他一点都不想这样。

孔克南想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是舱门打不开。

这可不妙。

控制住自己的气,孔克南变成阴态飞出去,却被冲天的阴气糊了一脸。

???

这是阴曹地府的门烂了?

他这么想着,一块石头掉了下来。

“嗷!”

还能打到他?

仔细一看,是块氪石。

准确来说,是一支氪石矛。

他拾起那只矛仔细打量了打量。

他要做什么来着。

纯阴状态他就是反应慢。

“飞机……”

飞机呀!!!

几乎一瞬间孔克南就完成了阴阳切换,虽然说真的这模式切换挺像迪迦。

旁边的毁灭日见了这个会发光的“小东西”,飞起来想抓他。

“什么玩意,我可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杠!”

孔克南潜意识里认为这是个危害,他打开了半神之门。

神怪世界后续

柯克简直不要更赞

直球爱死了

但是坚定不移埃尔南×


距离黑零事件,佐德入侵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

埃尔南也在这期间正式认识了克拉克·肯特,即超人。

虽然旁边有个唠唠叨叨的卢瑟。

埃尔南几乎要被逼出死鱼眼了。

他当时一不小心劲用大了把探核机器扔进了太阳,引发了一次太阳耀斑当了好几天普通人,差点被饿死就足以让莱克斯卢瑟在贝卡回来之前寸步不离。

他们叫外卖。

直到他好不容易得到准许出门买份报纸却看到了对门同时出来要去上班的人之后突然恍然大悟。

莱克斯卢瑟果然还是想监视氪星人啊。

“新邻居吗?我是克拉克肯特。”

附赠个大大的,露出小虎牙的笑容。

戴着眼镜,把自己缩进肥大格子衫的超人。

隐瞒身份的超人。

埃尔南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因一个点不同而走向不同方向的同位体,但是血缘上来讲他们可以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可该死的他的父亲杀死了乔艾尔。

一个指纹,造出了自负的他。

“埃尔南卢瑟。”

他其实很羡慕的。

他从八岁开始被莱克斯卢瑟带着出入名流场合,一直到莱克斯道出了他的身世,又加上卢瑟教育方法代代相传的失败,他当天就靠着外星人极强的行动力把莱克斯给他的零花钱投到股市里并且赚了个盆满钵满后——

跑路了。

他得承认自己一直很怕莱克斯卢瑟。

克拉克倒是没对这个名字有多大反应,虽然他住在大都会,但不代表他有时间关注娱乐和财经。

埃尔南到楼下报纸堆叠的的地方,撇了一眼,最终出于对露易斯的欣赏选择了星球日报。

……

柯克是从实验室爬出来的。

太过于沉迷实验差点饿死。

虽然大厦的智能AI乔艾尔多次提醒,他依然没有理会,毕竟在同马蒂格斯战斗之前他们根本不知道原来还有个AI在大厦网络中。

“第一指令人指令执行。”

“柯克,你应该吃点东西。”

是录音,而非真人。

“嗬——”

他现在思虑混乱,身体机能已经接近崩溃,他根本不想要理会AI。

他只想要埃尔南。

但是埃尔南在哪里?

他感觉不到他了。

“等你出来,自己决定要不要来。”

太好了——

柯克现在不想动弹,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纳奈凝血分子自我复制成功了。

他可能,不再是个“怪物”了。

而是真正的人类。

而因此带来的超能力却得以保存下来。

也许还是有点缺陷。

不过这并不影响。

“艾尔,帮忙拿袋——包压缩饼干。”

他还得,再等一会。

后续×2

有私设

王柏喜并不是哥谭竞技场第一而被任命的蝙蝠侠

而是个人财力支持加入自强部自愿成为

哥谭特派。

克拉克看看佩里,又看看手中的纸。

“看着我干什么?我就问你去不去?!”

“主编,为什么要去哥谭……”

“星球日报打算在哥谭开设分部,我打算推荐你做分部主编。”

“可是……我——”

去哥谭当记者没问题,但是难不成以后他要和蝙蝠侠抢工作?

这时门被敲响了。

“佩里先生,您叫我?”

“克南,你想去哥谭大学修学吗?”

“抱歉?”

“我们星球日报每年在各个大学有研习名额。”

“……”

孔克南看向克拉克。

“……行。”

回到公寓,克拉克和孔克南对视。

“克拉克哥哥,佩里先生是不是把我们坑了?”

“我想,是的。”

王柏喜从孔克南那里知道了这件事。

“正好,一直待在一座城市对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但克拉克的另一份工作是个大问题,而且哥谭的危险系数太高了。”

“我会照顾好克南的,平常我能超光速飞行赶来大都会。”

“那需不需要经济支持?”

“……认真的?”

“你知道,克南才刚成年,在你们这里他甚至还不能喝酒,找工作恐怕有点难,更何况是在哥谭,当然,我会一同前去,但是我不可能随时随地跟着你们。”

“没那个必要吧,老王,我可是在香港长大的诶。”

“少来,哥谭比上海治安还烂,香港完全没有可比性,不然你以为我天天晚上出去是干嘛的。”

“去看你妈。”

“……你这该死的语文成绩。”

“嘿不能说脏话的!”

“是是是,你对。”

王柏喜一脸无奈的接下话茬。

他总是对孔克南没辙。

克拉克看着他们的互动,感觉自己有些孤独。

从来没有人和他一起分担这些。

不过现在,或许他也可以凑合吧。

“克拉克。”

“嗯,怎么了王先生?”

“嘛,别伤心,以后会有一整个联盟的人陪着你的,现在左翼暂时先征用一下。”

“你所说的正义联盟,是真的吗?”

“当然。”

王柏喜从不说谎,除了对孔克南。

他们的机票是第二天晚上八点。

其实也没什么好拿的,王柏喜在给他们打包东西的时候把他认为不必要的全扔了,他们两个现在一人一个行李箱,不像搬家的,反倒像去哥谭旅游的。

哥谭很恐怖的好吗。

孔克南想到以前看的蝙蝠侠年刊,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一点都不像上海,虽然也被称为魔都。

好吧,孔克南心虚地摸摸鼻子,香港这种特别行政区没资格说这话。

王柏喜会敲他脑袋的。

孔克南和克拉克上了飞机,找到自己的位置,刚刚坐下,孔克南感觉到一股压力。

他战战兢兢抬起头。

“对了克南,你的高考还是要考的,我给你申请了境外考试,我就是你的监考老师。”

孔克南简直想撞墙。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你先复习,差不多下了飞机就要开考了,而且实时转播给你父亲。”

不,他爸会杀了他的。

“逃跑你就不要想了,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我不是没教过,就算你如此的——”

最后两个字是对的嘴型。

有意料之外的人在飞机上。

他们中国单独的一套密码对应方式,毕竟学业繁忙脑容量不够,摩斯电码他还没背过。

克拉克也心领神会。

四十分钟后——

一把枪指到了王柏喜后脑勺上。

“不要动哦……”

“嗯哼?”

孔克南察觉到不对劲。

王柏喜坐在他后面,作为一个大少爷本来就不适应拥挤的环境,虽然平时另一个身份的时候也无谓这些,但能舒服就舒服些。

孔克南站起来,假装要去趟洗手间。

王柏喜也跟着站起来。

“我说过不要动!”

王柏喜后面是一个女人,她表情扭曲,甚至连握枪的手都在颤抖。

后续

黛蓝权衡了一会,想到世界线的不可改性,还是放弃了救援。

她知道克拉克不会有事。

黛蓝决定事后请克拉克吃饭。

中国古话说得好,没什么是不能一顿饭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两顿。

孔克南终究还是年纪太小了。

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是记忆还是有些混乱。

所以说,在学习控制超能力之前,孔克南可能要跟着克拉克跑一段时间新闻了。

黛蓝有点事,她得回去。

她并不放心,但是王柏喜说要来。

王柏喜比她靠谱多了。

最近星球日报变得更热闹了。

他们的体育版记者克拉克·肯特带来了一个黑发蓝眼的少年。

虽然他们很想认为这是看起来老实巴交而且单身的肯特记者的孩子,但是看年龄他们就算是最会编的记者也不会这么说。

但是不得不说,那孩子比克拉克衣品好多了。

尽管并不是美国人,但是有完全合法的居住证明,他们就把他当成了星球日报的小吉祥物。

大吉祥物?

楼顶的球啊。

“克拉克哥哥!”

“怎么了,克南?”

“佩里,找你。”

英语说的十分不流利。

孔克南现在的状况十分奇怪。

像是古代穿越来的,对现代的事情一概不知。

好在克拉克有孤独堡垒从五万年前就开始收集的资料,倒也大致弄明白孔克南所说的是什么。

那是之前的纪元。

拉奥哦——

天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孔克南对他有多么戒备。

毕竟一个外星人。

后来王柏喜到了,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恢复了孔克南的记忆。

也就是说,他有两套记忆。

就像人格分裂。

据王柏喜解释,这是“前世”。

克拉克曾经去过中国,也曾深入了解过中国的文化,文言文他也学了个差不多,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另一个纪元,还是难以接受。

氪星存在的时间和上一个纪元相同,这让克拉克产生不好的推断。

是不是,所有的文明都会在这个时间消失。

王柏喜交给他两把枪,据他所说是“圣遗物”。

“必要时刻你会用到它的。”

说真的克拉克觉得王柏喜有点眼熟。

大都会图书馆落成,佩里让他去采访布鲁斯·韦恩。

这种事不是都是露易斯的吗?

克拉克一头雾水,还是认命地背上包骑着自行车带上孔克南去图书馆。

拉奥啊——

他总算想起王柏喜像谁了。

布鲁斯·韦恩。

所以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孔克南站在克拉克身后,一双平静如潭的眼睛静静的盯着布鲁斯·韦恩,盯到布鲁斯几乎怀疑阿卡姆的人知道了他的身份。

当然这不可能。

“克南,你看韦恩先生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