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instur

脖子以上無所謂cp的雜食

世界今天出奇的和平。


布鲁斯在家切着自己的小牛排,这样想着。


是不是可以和克拉克去约会了?


阿福一眼看出来他家小少爷的心思。


“布鲁斯少爷,你今天要去公司参加会议,同时也是和股东们第一次见面,托马斯老爷已经安排好了。”


布鲁斯一下子焉了。


他宁愿去星球日报当老板被露易斯揪着耳朵骂也比去开会好。


布鲁斯耷拉着脑袋,心想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克拉克。


他当然可以用他的超能力,但是克拉克的警觉程度太高,而且他讨厌被人监视,如果他这么做的话明天他就得被扔出外太空。


哦,外太空。


……


相隔着不过几千千米的刚铎星和氪星向来不和。


在红太阳的照射下常年开战。


……


布鲁斯在会议上几乎要睡着。


倒不是他没在听,而是那人说的都是些废话。


看来是把他当草包了?


也不管这些,布鲁斯干脆顺着他来。


反正以他的身份以后也不可能接手韦恩集团,天天忙的要飞起来的话怎么有时间拯救世界,恐怕是他哥今天有事才让他来顶班的。


小托马斯可不会像他这么仁慈。


于是他开始补眠。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


居然没有人叫他,而且他也没感觉到。


他走出会议室,坐电梯下到一楼,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一声枪响。


居然还有人敢在哥谭用枪呐。


有趣,不知天高地厚。


无话可说

大概技能就是画画了


重温马达加斯加的企鹅产物

关于Skipper并没有变成人类的原因,Kewolski用人类的大脑也没想出所以然来。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呢,Kewolski?”

“首先,我们要带着Skipper,并且在一天之内学会正常人的生活习惯,方式,不让他人知道我们是企鹅,然后一个月之内搞到实验器材,我会尽快完成研究……完毕,听懂了吗?”

“看在上帝的墨西哥烤火腿的份上,Kewolski,精简点!”

“……好的,Skipper,我们得加个组织。”

“你有什么好选择吗?”

“呃……美国官方设立的Shield?”

“我讨厌那里的黑脸局长,换一个。”

“Hydra?”

“我讨厌纳粹!还有吗?”

“……根据我的计算,还有一个。”

“哪个?”

“Avengers。”

“What?”

“Skipper,根据我们目前的力量得出的计划是——”

“什么?”

“没有计划,外婆的小酥饼啊!我完全想不到任何方式突破Stark人工智能的防火墙!我不会编程!”

人在此世中

不为何物

日常背锅

想死

长风衣!!!
帅炸了

超人耷拉着脑袋,十分沮丧,连额前那一撮小卷毛都变直了。

蝙蝠侠不喜欢他。

当时他看到蝙蝠侠做出氪星的求爱动作时他以为原来他并不是一人单恋。

克拉克不是没有想过蝙蝠侠是不知道氪星的习俗无意中做的,但是布鲁斯链接过孤独堡垒的资料库,凭他对氪星人的关注程度没道理会跳过标着重要的信息。

可是谁会知道乔认为氪星人的婚姻相关资料没有必要让地球人看,他就没有把这部分权限开放给蝙蝠侠。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他当着全联盟的人告白,蝙蝠侠只是错愕了几秒就一撩披风离开了。

其他人甚至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们知道。

果然还是火星猎人的功劳吗?

超人离开瞭望塔,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今天的稿子还没写。

他实在是没有心情一个字一个词的敲了,干脆直接用意念控制让脑子里早已经打好的稿子自动打到电脑上。

他该怎么办?

写完稿子,克拉克准备睡觉。

克拉克躺在床上,却没有半点睡意。

世界仿佛从没有这么安静过,如同他在外太空俯瞰地球的时候。

但是他不想去思考这是为什么,不管是魔法还是什么。

乔纳森告诉他不要因世人眼光而沮丧,量力而为就可以了。

而乔告诉他他终将带领人类走向光明。

可是现在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很多人类依然不接受他。

也许蝙蝠侠说的是对的。

他的内心有个小小的声音说。

他就是个威胁。

也可能是个累赘。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到这些。

可这是事实不是吗克拉克?

你疲惫不堪,却没人看出来。

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

我的神之子。

我的卡尔。

My dear。

莱克斯看着失去意识的克拉克,松了口气。

他的前半生一直在帮助克拉克,他知道克拉克是什么人,也知道他的梦想,他曾经站在克拉克的身后辅佐他。

但是因为那该死的诅咒,莱克斯会认不出他最亲近的人,只为了达成那魔法内容。

克拉克甚至找到了命运博士。

但是没有办法,那只是个以命换命的交换。

解除不了。

于是克拉克在建立正联并稳定下来之后——

死了。

他找不到克拉克了。

于是他询问路易斯,而路易斯告诉了他真相,而红头罩不请自来想要杀了他,却被蝙蝠侠制止了,他忘不了红头罩如何咒骂他和蝙蝠侠,到最后甚至哭了。

但是他知道蝙蝠侠恐怕比任何人都更要恨他。

他亲手把这一切都毁了。

于是他开始研究时间机器。

看,他成功了。

他不会再让克拉克受到任何伤害,包括他自己也不会。

其他的事他没兴趣插手,但是如果那只蝙蝠不知好歹的话,那就不怪他了。

他虽然比不过他的父亲莱昂内尔,但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卢瑟。

……

布鲁斯守在联盟通讯器前。

虽然今天他拒绝了超人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仪式,但是连联盟通讯都不接,这绝对不正常。

氪星语他正在学习,不得不说氪星语言的难度高于他所知的所有语言,它的语法就像是中文,对于深入学习过中文的布鲁斯来说只需要记住单词,但是单词的组合形式又很奇怪,常用单词组合数量简直是在考验人类脑容量极限。

当时超人向他说的氪星语当中他只听出了几个零碎意思。

布鲁斯切换监控,这监控在克拉克的公寓里,平常出于尊重他不看的,但是现在他却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

莱克斯·卢瑟。

很快屏幕就变成了雪花屏。

蝙蝠侠难得有表情,他挑了挑眉。

监控有内储模式,信号被干扰就会开启,输入承接码就会导出内储影像。

卢瑟那家伙从不掩饰自己对超人的坏心思,他去找克拉克一定是因为知道了什么。

蝙蝠侠一开始看得还挺淡定的。

他居然把克拉克抱走了!

内心秒变布鲁西宝贝的布鲁斯无声咆哮。

现在,让他想一下解决方案。

……

最后是想不出来该怎么表述

老爷才不会这么……

中二病真是……
控几不住寄几啊

之前脑洞

“well well……Clark你该出来了!”

Bruce在正义大厅里喊。

他们玩了个捉迷藏,钢骨当抓的,很快他就认输了,因为他没找到超人和蝙蝠侠,但是游戏结束后超人还没出来,就有点问题了。

直到现在,他们已经找了整整两个小时了。

“B,你叫我做什么?”

“我没叫你。”

“可是我明明听到你喊我克拉克了。”

“你听错了,我不会在穿着制服的时候叫你的人类名字。”

“Clark!where are you!”

“你真的没听见?”

“没有。”

Bruce见没有回应,收拾东西离开了正义大厅。

看来他得回趟蝙蝠洞联系一下孤独堡垒的AI了。

他回去之后发现,他家没了。

没有被小丑炸,没有被冷冻人冰,什么事都没发生就是没了。

难道是因为他在两年前的电影开头吐槽了几个赞助公司?

为什么非要过这么久才报复?

他想念阿福的焗龙虾了。

Bruce默默点开了音乐,虽然现在不需要打击罪犯,但是他总得找点歌听让自己冷静一下,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

蝙蝠侠只会感到愤怒!

我可去你的吧,老爷。

哼。

Bruce从自己的腰带里取出银行卡。

蝙蝠侠的腰带无所不有!

拿出供应商刚刚友情赞助的iPhone手机,Bruce接入了自己的账户。

——无此账户——

Bruce觉得此时就算不听音乐他也绝对能气到爆炸。

据当天路过哥谭的闪电侠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蝙蝠侠那么暴躁的——

在海边踢石头。

“我昨天没去东海岸。”

“那我昨天看到的谁?!”

“也许是我的崇拜者。”

“他还有蝙蝠镖!”

“有钱的模仿者。”

巴里不说话了。

晚上无处可去的Bruce荡到了阿卡姆疯人院。

两个小丑。

他算是知道谁干的了。

“小丑。”

“蝙蝠侠你也来啦!”

一个小丑用欢快的语气回应Bruce,另一个没有表情。

看起来就算是没心没肺的小丑也对此感到不理解。

“行了,我现在比你还穷了。”

“哈?”

“这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世界,反正你无所谓,可问题是明天——啊不后天是迪克的生日!”

“有关系吗?你又不给他礼物。”

“那是因为我没什么好给的,我只能出个人。”

“和我没关系~”

Bruce又荡出了阿卡姆疯人院。

没关系才有鬼呢。

首先,他得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自己的研究。

或者说雇的起闪电侠也行。

不管怎样,最重要的还是两个字——

没钱。

Bruce拿着刚刚小丑塞给他的银行卡,一脸深沉。

他怎么以前就没发现没钱是这么要命的一件事?

让他看看他带了什么工具可以屏蔽信号——

落了小丑那里了?

不对不对,似乎是前一天他和克拉克那啥的时候掉出来了……

窒息。

“要是puter在就好了。”

“hello sir,my name is Siri。”

这和他家的puter一个声音。

Bruce现在开始怀疑当初阿尔弗雷德是从哪里找的声源了。

“你能干什么?”

“事实上我是蝙蝠洞主机的分机,作为主机的创造者之一,我想您不会不知道。”

“阿福把版权卖给iPhone了?!”

“并没有sir,这是iPhone为您定制的。并且阿尔弗雷德先生依旧为您设置了家长管制。”

“holy——shit!”

“注意用语,sir。”

“……OK。”

事实上Bruce就算一分钱没有,在曼提斯教导的技巧下也能活的又滋又润。

可这里是哥谭。

在其他地方带个面具就没人认得出来,但是在哥谭?

开玩笑呢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