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瞳之殇

阿銀!
男神坂田銀時,all銀不拆不逆
最近沉迷复联,all盾同上
瞎寫些東西辣眼睛慎點
歡迎提意見,拒絕人身攻擊
(當然這不可能)
我寫我的,最好一個人都看不到
腦子有洞,指不定啥時候有腦洞
不敢標cptag,怕被弄死
所以,如果有意看我的神经日记可以关注tag(是不是有点大脸?)
多多关照,谢谢

龙的寿命成千上万年,加上其他种族所不能比的元素亲和力和防御,让他们几乎没有天敌。

但这只是在他们这个星球。

就在三十年前,人类的飞船来到这颗星球,与龙族并列在这个星球食物链的顶端。

龙族不怕人类,但他们没有人类的生育能力。

人类不惧龙族,但他们没有龙族的天生优势。

人类什么都能吃。

龙族什么都能抗。

在这种观念下,龙族的几位领主开了会。

在这种观念下,人类的几位首领开了会。

领主们面面相觑,然后低下自己的头呆呆盯着那个“人”。

首领们面面相觑,然后抬起自己的头呆呆盯着那条“龙”。

“哥谭领主韦恩?”

“氪星首领艾尔?”

“干嘛?你们不觉得这样很轻便吗?”

“干嘛?你们不觉得这样很本土吗?”

一点都不,真的。

一点都不,真的。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和龙族联姻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哥谭领主和氪星首领。

“我们一致认为,相同情景下做出相同行为的两个人,在一起会幸福的。”

不,我不这么认为。

而当他们相处了一个月后,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领主那一群大猪蹄子!

首领那一群冒羚羊脚!

当然三十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

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

布鲁斯觉得自己要完。

他本来只是日常夜巡,没想到迪克偷偷跟了过来,更没想到那传说中联通两个世界的“门”会出现在他夜巡了几百年的哥谭。

要是迪克有一丁点闪失,克拉克恐怕很久都不会搭理他了。

甚至连阿福都会——

脸色阴沉内心崩溃的布鲁斯求生欲突然强烈。

没有其他龙的气息。

暂时是安全的。

布鲁斯抱着迪克,离开这个小巷。

“不是告诉你好好在家待着养伤吗!”

“真的,老爹你该多笑笑,父亲和阿福爷爷也就不会那么反对你的事业了。”

“别试图用别的岔开话题。”

“那——蝙蝠侠不能没有罗宾?”

“呵,单干的夜翼也会说出这种话。”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啦……”

“三十年而已。”

布鲁斯说完这句话,便抿紧了嘴唇,迪克知道他没有那么生气了,也乖乖地闭上嘴。

记梗

乐高的老爷和小丑因为去过幽灵区磁场不稳定去了电影世界(乱编)
电影世界因为佐德幽灵区出了漏洞
过了一段时间幽灵区暴动
电影正义联盟发现打不过(超人在土里躺着)
而且没有办法把他们抓回去
而且因为乐高老爷(私设幽灵区所有宇宙共通)
那些怪物集火电影老爷
这时乐高老爷和乐高小丑喊来了乐高正义联盟
用幽灵区传送仪把怪物抓回幽灵区
电影老爷:“……”
乐高老爷:“超人,你也过来啦。”
电影老爷:“!”
画风完全不一样
而且感觉
这个脑洞ooc过头了……

都好帅啊……
DC和漫威

掉dc里了……

这个公众账号……

又是无聊的一天。

她睁开眼睛,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她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收拾东西准备开始巡山。

她关上房门,跑进山林,转眼就不见了。

好吧,她错了。

今天虽然还是很无聊,但是有危险了。

树木一棵棵被龙卷风拔起。

她直冲向龙卷风的风眼。

齐塔瑞人的味道。

听说他们最近打算攻打地球,不过她弟弟也在那里,肯定不会成功,顶多毁掉座城市而已。

那么她就只需要把这个虫洞关掉——

她突然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手也僵在原地。

不,不这不可能……

她的目光穿透虫洞,齐塔瑞人的飞船,地球大气层,看到了那个早已死在了七十年前的人。

Steve……

她终是不再淡定。

她朝着地球的方向,飞了过去。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从眼里溢出来,随着她飞行的方向漂浮在太空中形成两行断断续续的银线。

她不能哭,不能让Steve看到她如此脆弱的一面。

她从来没让Steve担心过,以后也会是这样。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Steve是在布鲁克林,当时她打算在小巷子里飞回家。

毕竟她在地球的居所是在巴黎,Diana和她住在一起。

可她正好撞上了一群人在欺负一个小个子。

那些人看到她,明显不怀好意的向她走来,她甚至已经在想办法怎么样解决这些人了。

然后一个比她还要瘦小的男孩,或者说男人?

但是她从未见过如此坚定的眼神。

蓝色的眼睛并不纯粹,里面撒着像星星一样的金绿色斑点。

她喜欢这个人的眼睛。

她当时这么想的,然后也这么做了。

她跟在这个名叫Steve的男人身后足足一个月。

一个有教养,有底线,有正义感,尊重女士的绅士。

她觉得她的心被击中了。

就像一只未成年的小金毛,想要亲近周围的人却被孤立,只能委屈地躲在角落里,想要帮助别人,却被别人推开。

可爱。

因为这心动,她在Steve遭受欺负的时候帮助他,还和他成了朋友。

当然,还有Bucky。

那家伙对她很不爽,还直截了当的威胁她如果敢对Steve图谋不轨他就和她拼了。

说真的,那家伙是在和她开玩笑吗?

真以为她看不出他对Steve的那点小心思?

拉回思绪,她绕过齐塔瑞人的飞船,顺便躲开了一枚导弹。

她看到那虫洞似乎有关闭的趋势。

但是别忘了,氪星科技。

一股能量支撑了快要关闭的虫洞。

那个红色的铁疙瘩是什么玩意儿?

她用X射线透视了一下。

一个人类。

本着好心,她把那个人也拉进了虫洞。

有点眼熟。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装甲里的人和Howard有点像。

嗯……

诶?

她发现她直接进了地球大气层。

感官能力突然被强化,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差点把盔甲捏碎。

她及时戴上了头盔。

然后自己跟颗炮弹似的惨烈着地。

她还挣扎了一下没让那人在她下面。

随缘挂了

……

儿童节快乐!

脑子有洞,笔力不足

Nick现在很无奈。

Kasi不知道又预知了什么事,前几天自己拉着行李箱带着两百万美元出去了。

他必须得找到Kasi,她才十七岁。

她留下了那本画册,她刚好把那本小册子画完,最后一页是她看到的未来。

红色的。

中间有一个圆形的东西,有一个A。

Nick和Kasi一起四年了,他很了解Kasi用色和图形的形状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红色,应该指的是血,或者是战争。

A是某种符号,某种象征。

但是圆形……

看来该让Kasi练练素描了。

可是他得先找到Kasi。

问题是他又不是先知,他怎么知道上哪里找。

他有点怀疑Kasi是为了让他找不到她故意画出这么一副画的。

挨个国家找么。

还是去查查航班资料吧。

也许是第六感的作用,Nick觉得这一次寻人旅途不会安稳。

他联系了Kira,让她帮忙查一下。

三个小时后Kira过来找他。

“Kasi坐的航班资料。”

“她去纽约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和她住一起的是你又不是我。她可是个先知,近几年能力又增强了,想必这份航班资料也只是让你稍后追上的信号而已。”

上尉翻了个白眼。

“呃……我是不是不该去纽约?”

“你说呢?”

Kira眯起眼睛盯着他。

“……我去总行了吧。”

Nick快被他女朋友的死亡射线杀死了。

摸了摸鼻子,Nick不知为何有点心虚。

“你不回美国?”

“干嘛要回去,那里现在外星人满天飞,还有什么变种人啊,复仇者啊之类的,尤其是纽约,乱死了,我就一个会心灵控制的小中尉,回去找死么?”

“变种人?”

“从能力上来看和我们很相似,但是他们是从出生时就有的基因突变,而我们……你都知道。Kasi肯定有她的打算,她不会拿生命开玩笑。”

“对啊,所以说,我在想我怎么去纽约,我户籍上可是个香港人,等拿到绿卡早完事了。”

“……我去联系军方,叫他们开架直升机过来,签证你就不用担心了。”

“……”

原来还能这么玩?

就在几十分钟之后,Nick第一次产生了“我可能已经死了或者说正在死去”的念头。

天哪这甚至不像一架飞机!

这就是一个不断在转的甜甜圈!

“搭顺风机的,到了,要空投啦!”

等等,什么?

他刚刚是不是听到了“空投”?

慢了一拍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Nick就连着椅子一块被弹了出去。

哎?

“留言触发,留言者:Kasi,内容:Nick,你从甜甜圈里被弹出来之后,用自己的能力让自己浮起来,否则我只能给你收尸了。”

Nick感觉他的心碎了一地。

不过一会儿,他就没心思心碎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

Nick面无表情在心里想着。

他现在头朝下,身体与头保持同一水平,但是离一根竖着的铁刺就距离三厘米。

他真的是越来越想和Kasi打一架了,虽然那不现实。

要知道,自从四年前那一次复仇的最后他打了Kasi给他准备的仿品药剂以免那万分之一的概率没有落到他头上。

可就因为这事Kasi嘲笑了他好久。

‘那里面是什么?’

‘九龙酱油。’

Nick简直想捂脸。

自那之后,Kasi就一直在试图给他打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乐此不疲。

把那些想法扔出大脑,Nick小心翼翼的调整手势,避免一不小心划大劲了再把自己给捅穿了。

好在这里这是个小巷子,没人。

Nick的脚刚刚落在地上,他才体验了一秒钟的安心,匡叽一声墙就塌了。

Nick条件反射的用出了能力。

哦,他甩出去一个——

金红色的铁罐头?

Nick不明所以,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好痛,是真的。

难道是美国太过于先进了,改用罐头当交通工具了?

Nick拿出那本小册子,翻过来研究上面的线条。

他在甜甜圈上翻滚时不小心发现的。

来电话了,是Kira。

“喂?”

“你在哪里?直升机等你半个小时了。”

“等等那个甜甜圈飞行器不是你安排的!?”

“甜甜圈?Nick你最近甜食吃多了把脑袋给吃傻了?”

“我已经到纽约了。”

“What?”

“就坐那个我甜食吃多了把脑子给吃傻了的甜甜圈飞行器,说实在的服务态度不怎么样,他让我从八千米高的空中跳了下来。”

“有降落伞?”

“没有,他直接连着我坐的椅子一块把我弹了出去,然后那个甜甜圈飞向了外太空。”

“你这故事编的不错,事实上现在纽约进入全面封锁,有外星人出没。”

“没有看见。”

“那他可能在你背后,Nick。”

“Kasi,你是要吓死我吗?”

伸手拍开Kasi的注射器,Nick翻了个白眼。

“这次又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我把好多东西都往里面掺和了。”

“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你的针给扎死。”

“不,自从你打了九龙酱油之后毫发无损我就认定你百毒不侵了。”

“你到底对九龙酱油有什么执念……”

“我可是个先知!”

“so,有什么关系?”

“我精准预测了每一次你的反应,都被你给避开了。”

“所以说如果我有一天没避开我是不是就要死了?”

“不会,我会选择把药剂给你扎上。”

“有区别吗?”

“区别就是你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活下来。”

“咳……换一个话题,比如说你为什么让我来纽约。”

“看到天空上的大洞了吗,本来——就是那边的红罐头,和我留给你的画册上的那个人关上的,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预知内容被改变了。”

“发生了什么?”

“那个洞一直在那里,然后,然后……全死了。”

“什么?”

Kasi仿佛快要哭出来了。

“就像四年前那次!我们都会死!全都会死!”

“冷静,Kasi,四年前的事我们活了下来,这次也一样。”

Kasi不对劲。

Nick手指一曲,勾起了什么。

“这不一样,原石,我听到那个人这么说,地球上有三块!”

“不对。”

“我才是先知!”

“你不是先知,因为你不是Kasi,对吧,Loki。”

“啧!你明明才见了我一次!”

“好吧,我得说感谢Adler的友情赞助。”

“那个变态也在这里?!”

“呵呵,那个洞是你搞出来的,然后让我关了它?你想得倒挺美,搞什么幺蛾子。”

“幺蛾子?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新名词吗?我怎么不知道?”

Nick笑了。

那是广东话。

“你当然不懂,你又不是中国神,能懂中文才怪。”

Nick这么说着,迅速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喂,我是Frank。”

“我找到Loki了。”

“真的?那就把他扔回那个黑洞里,Thanos暂时不会动他,现在没时间和他折腾。”

“好的。”

挂了电话,Nick手指指向Loki。

“Frank不想见你,而且你在这里似乎阻碍了什么,所以,你先回Asgard吧。”

向上一甩,Loki整个人就上了天。

然后做什么呢,Kasi不在纽约。

两手插兜,Nick走出了小巷。

他现在无事可做。

他甚至可能,换世界了。

好吧,同位体协会里有一个时空不稳定因素,影响还真是大。

也许得和会长Frank反映一下?

不过会长经常性忙于实验,不会搭理他吧。

Jarvis默默地把全程录了下来。

而在Loki进洞的同时,黑洞里也和数不胜数的齐塔瑞人一起掉出了一个人。

是Jenson。

要不要救他呢?

很显然,Jenson的核箱一块跟着掉了下来。

必须得救!

核箱要是没了主人就立刻启动,到时候整个纽约都没了。

认命似的叹口气,Nick伸出手在空中点了点。

太远了,他只能减缓,做不到完全控制。

最好掉了那座楼上。

瞄准好方向,Nick向前一推。

啊哦……

尴尬,他把人给推到传送激活器上了。

上帝保佑,核箱千万别启动。

Nick加快了速度

他得跑快点,Jenson是个技术人员,除了核箱和枪械之外没有任何超出常人的攻击手段。

所以说时空不稳定的那货到底想干什么!

他才赶到大厦下面,就有一支箭从他身边飞过,打中了一枚盾牌。

wait——

这盾牌有点眼熟哇,Frank是不是有一个?

那不是他蓝盆友的盆友——

captain American的?

这里是Marvel宇宙?

Jenson!!!

Nick觉得自己上天了。

事实上他也确实上天了。

他正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向那座大厦飘去。

Nick深吸一口气。

真希望不要撞到大厦。

kuang。

fuck——!

佛了

就看四怎么圆回来